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訪談

作家藝術家要勇擔時代責任

發布時間:2020-01-03  來源:人民日報

放大

縮小

  核心閱讀

  “高峰”彰顯的是時代文藝所能達到的高度,是這個時代文化水準的極致

  作家要穿透紛紜駁雜的表象,回答時代提出的問題,并把自己的思考通過作品交付給讀者,啟迪人們認識生活,理解時代

  文藝工作者要不斷對我們的優秀文化傳統進行梳理,從精神內涵、核心理念這些最深的層面進行梳理,采用生動的方式,把中華文化的特點和內涵講好

  到時代的深處、生活的腹地中去,有雄心筑就“高峰”

  記者:隨著對美好生活需求的不斷增長,人們期待數量更多、形式更豐富的高品質文藝作品,切實改變有“高原”缺“高峰”的狀況。如何理解時代和人民對文藝高峰的期待?

  馮驥才:文藝高峰是時代需要,也是人民期盼。判斷一個時代文藝繁榮與否,有無高峰之作是重要依據。比如我們談論中國古代文學達到什么高度,首先會想到唐詩宋詞、四大名著等。再比如俄羅斯文藝,如果沒有托爾斯泰、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列賓這些作家藝術家,也會遜色不少,他們都是給俄羅斯文藝標注高度的人?!案叻濉闭蔑@的是時代文藝所能達到的高度,是這個時代文化水準的極致,“高峰”作品一旦誕生,人們就有了可仰望與追求的高度。中國歷史上名家如林,經典迭出,值得我們驕傲和自豪。當代同樣需要文藝高峰,我們要努力筑就新時代的文藝高峰。

  大眾認可是判定“高峰”作品的重要指標之一。高峰之作必然廣為流傳,廣受喜愛。你說自己的詩好,大家都讀過嗎?像李白、杜甫的詩那樣婦孺皆知嗎?你說自己的歌好,大家都愛唱嗎?文藝界的人說好還不夠,更重要的是讀者、大眾、老百姓認可。作家藝術家要有這樣的雄心——為這個時代的文壇、藝壇標注高度。

  記者:筑就文藝高峰是個艱苦卓絕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作家藝術家如何才能筑就高峰?

  馮驥才:我們有筑就高峰的資本:綿延數千年的文明史,960多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大地,豐厚燦爛的文化積淀,廣闊生動的當代生活,這些都是文藝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貴資源。當然,筑就高峰還需具備多方條件,比如,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營造良好的創作氛圍;開展健康的文藝批評,與讀者進行充分交流,等等。

  更關鍵的是作家藝術家的膽識和努力。作家藝術家要與時代保持密切聯系,到時代的深處、生活的腹地中去思考;對藝術創作始終保持熱情,潛下心來,不被功利主義左右;要貢獻有鮮明時代氣息的獨特審美創造等。

  有責任的人生有分量,有責任的文學不會輕飄飄

  記者:從上世紀70年代始入文壇,到90年代投身文化遺產保護,近年又重返小說創作,改革開放40多年來,你一直奔走在文化現場。如何認識作家與時代的關系?

  馮驥才:作家必須十分清楚自己為什么寫作,為誰寫作,與時代的關系是什么,這是寫作的出發點。

  時代是一條大路,作家就像一駕車,這駕車必須在路上行駛。但作家不能被動地在路上走,他要思考,這里為什么是筆直的,這里為什么要轉彎,這里為什么要爬坡?作家要穿透紛紜駁雜的表象,回答時代提出的問題,并把自己的思考通過作品交付給讀者,啟迪人們認識生活,理解時代。這是作家的天職,也是文學的天職。我干過好些職業,拿過很多工具,但我覺得筆是最重的,因為作家要用筆影響人,并且可能是千千萬萬的人。

  我們這代人,經過太多社會與生活的變遷與轉折,身上有不同時代積淀下來的文化層。這使我分外關切時代,使我習慣于思辨和探究,使我專注傾聽人民心聲,使我總去掂量筆管里的社會良心。作家要對同時代人的精神負責,因為這個緣故,作家與時代的關系就更緊密了。

  記者:時代呼喚杰出的作家藝術家。作家藝術家應如何對時代負責,對同時代人的精神負責?

  馮驥才: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指出,“作家藝術家應該成為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文化人首先應該真正懂得自己的文化,只有真懂,才能深愛,只有深愛,才能自覺。但光有先覺還不夠,要去行動,去倡導,走在時代最前面。

  有人問我,你為什么能夠對文化遺產保護付出20多年全身心的投入?我說,除去理性的自覺——文化責任之外,還有作家的情懷。作家對大地人文、對民間文化愛得深沉。我做文化遺產保護工作不僅出于責任,也是出于情感。

  身為作家,我把人性的探索、文化性格的刻畫、文本的審美創造,都看得十分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思想。思想是小說的靈魂。作家必須在社會深深的肌理里、人性的沖突里、時代的漩渦里上下求索。面對這些,作家不能躲避,只能承擔。我追求勇擔時代責任的文學。有責任的人生是有分量的,有責任的文學不會輕飄飄。

  讓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歷久彌新,彰顯中華民族新時代的文化自信

  記者:近年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越來越多地融入當代生活,一系列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節目受到觀眾歡迎,“漢服”“國風音樂”等也受到年輕人追捧,相關文化產業發展如火如荼。如何看待“傳統文化熱”,新的時代條件下如何傳承發展優秀傳統文化?

  馮驥才:文化在發展中傳承,文化節目的火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形式的創新,我們要用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方式激起他們對優秀傳統文化的關注和喜愛,使他們在觀賞中提高修養。這是一個長久的過程,如果我們踏踏實實地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可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當前文化產業發展很快,推動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要遵循產業規律,更要深諳文化精髓,尤其是優秀傳統文化相關產業,切不能讓文化變味。我們有數千年的文明史,各地自然環境不同、歷史積淀不同、風俗習慣不同,都有浩無際涯、各具特色的文化。

  發展文化產業首先要對文化發展負責任,要明白文化的重要價值,明白中華文化對于中華民族的重大意義。比如古村落保護與旅游的結合,從業者要通過展示講解古村落、古建筑、非遺的歷史和文化內涵,讓游客親近我們的傳統,熱愛我們的傳統。文化責任、社會效益應是首要考慮。

  記者: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源泉。新時代應如何堅定文化自信,促進文明交流互鑒?

  馮驥才:文化自信從哪兒來?文化自信是心里的東西。我們真正熱愛自己的文化,才能形成文化自信。用心去學習、體會、踐行,自信就會自然生發出來。文藝工作者要從精神內涵、核心理念這些最深的層面,不斷對我們的優秀文化傳統進行梳理,采用生動的方式,把中華文化的特點和內涵講好。

  我們不僅要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汲取文化自信的力量,也要在文明交流互鑒中增強文化自信。我去過許多國家,了解世界越多,就越深刻認識到中華文化獨一無二的氣度與神韻。中西文化關系一直是我關切的問題,它關系當下,更關系人類的未來。我把這些思考放在醞釀多年的一部小說《單筒望遠鏡》里。我寫的是歷史故事,但帶入的是對當代問題的思考。

  不同文明接觸時,人們有時會用“單筒望遠鏡”看對方,有選擇地去看。如果是出于愛心,會選擇美好的事物看;如果是為了好奇,會選擇文化的不同面向看。這種觀看難免片面。中國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人類未來發展提供了新的理念,我們提倡平等、尊重、包容的對話,促進文明交流互鑒。

作者:對話人:馮驥才(作家) 張珊珊(本報記者)     責任編輯:劉曉斯
壹起牛牛官网 捕鱼大富翁版本 精准单双期期中特 内蒙古11选5平台 江西11选5几点开奖 辽宁11选5网上投注 山西11选5个位走势图 下载app安徽11选5遗漏 心水一点必中特猜生肖 二四六精选天天好彩挂牌 刘伯温期期精选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