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延安的樹

發布時間:2019-12-30  來源:《開明》2019年第3期

放大

縮小

  來延安,剛好是五月。

  高速路兩邊,山巒層層疊疊,綠意蔥蘢。印象中的黃土高原是雄渾而蒼涼的,那溝溝峁峁間,黃土斑駁,西北漢子在長風蕭肅中唱著高亢激昂的信天游。初夏季節,草木繁盛,天空遼闊萬里,碧藍如洗,偶爾有大片的白云像棉絮一樣輕輕飄過。在黃土高原綠色最張揚的季節,忽然對這里的樹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車上的時間都在陽光的輕柔中迷糊,恍恍惚惚間,兩邊山間,大片大片雪白雪白的花就這么突然闖入眼簾,清新而又張揚的美麗,讓久坐而昏沉的心靈為之一振。

  在南方,除了春天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和田野里廣袤的紫云英外,還從沒見過如此大規模的木本花。想起現在剛好是五月,于是就猜測是不是北方一種特有的樹:槐樹。問了本地老師,果然證實了想法。

  作為養蜂之鄉的江山人,對槐花并不陌生,洋槐蜜是所有蜂蜜里味道最好的,甜蜜中帶些鮮味,每次品嘗都感覺回味無窮。但吃過槐花蜜不等于見過槐花,第一次見到實物,特別是如此大面積的槐花,還是忍不住驚嘆不已。

  這次是民進組織的一次外出學習,現場教學點理所當然地選擇在革命圣地延安。

  棗園是我們參觀的第一站。在這里,我看到了更加美麗的槐花。

  在高速路上,只能遠遠地看著一片片潔白,如云似霧,震憾人心。近在眼前的槐樹卻沒這么仔細地觀賞過,那么細密如雪的花序,一串串、一簇簇,似晶瑩剔透的珍珠,如一彎彎月牙,俏皮地掛在槐樹那濃郁的樹葉之間?;被ㄔ谖L中疊擁著、推搡著,花香繞滿枝頭,帶著一股甘甜的氣息,沁人肺腑,在陜北五月的曛風中,“撲漱漱”地往下掉,如云輕散,亦如像雪般紛揚。

  這滿樹的槐花不禁讓人想起在物質匱乏的年代,這是最好的菜肴。人們摘下槐花提回家,用熱水燙一遍,或做槐花餅,或為槐花羹,療饑解饞。遙想當年,這些黃土窯洞前的槐花又曾為偉人們奉獻過多少美食呢。

  朱老總的窯洞前,那方棋石兀自擺放著,庭前槐樹參天,落花紛紛。毛主席的窯洞,獨不見檐,據說,是因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而偉人之所以為偉人,是不會輕易低頭的,因此主席的窯洞是沒有屋檐。而在那樹樹洋槐潔白的花叢中,一株國槐顯得格外古樸莊重。它葉小而密,冠如云團,濃蔭蔽日?;蛟S當年就是在這棵槐樹的槐蔭下,偉人們盛夏納涼時,醞釀出奇計巧謀,構思了大策方針。

  先輩們曾經居住過的窯洞,讓我們緬懷過去,在窯洞里,為我們做講解的是一位當地的民間藝人,講解期間為我們唱了一首首陜北民歌。深情嘹亮的歌聲把我們帶進了陜北勞動人民的生活情境中,黃土地自然環境惡劣,老百姓雖然吃得艱苦,愛得艱難,卻都粗曠灑脫、率直真誠、熱情大方、苦中作樂,他們的民歌也烙上這樣的印記。作為革命圣地,陜北民歌被改編創作成《東方紅》《南泥灣》等頌歌,在革命戰爭年代、新時期都起到了積極進取、鼓舞人心的作用。民間藝人滄桑的嗓音,唱出了陜北的苦與樂,愛與情,就像這漫山遍野的槐樹,虬枝勁結,卻吐露著芬芬,滋養著陜北的人民。

  在延安,看到最柔美的樹莫過于楊柳。

  婀娜多姿的身姿與黃土高原的冷硬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無論是在延安的棗園還是在梁家河知青下放地,我們看到最多的樹也是柳樹。對于來自江南的我來講,看慣了“裊裊城邊柳,青青陌上?!?,吹慣了柔柔的“吹面不寒楊柳風”,但從沒想過,西北狂野的風和柳樹嬌柔的身姿結合的這么好。

  后來想想,其實柳樹一直都是有著最嬌弱的外表,卻有著最堅定的內心。曾經“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渡玉門關”,在環境最惡劣的西部,黃沙漫漫,卻有著“客舍青青柳色新”。楊柳有強大的生命力,人們常說:“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敝饕且驗榱鴹l插土就活,插到哪里,活到哪里,年年插柳,處處成蔭?!傲庇峙c“留”諧音,一直都被人作為送別的寄托之物,古代長安灞橋兩岸,堤長十里,一步一柳,由長安東去的人多到此地惜別,折柳枝贈別親人,李白嘆道:“年年柳色,灞陵傷別”,折柳折的是柳,表達是留戀的情誼,同時也希望離別的人此去他鄉,可以如柳樹般隨遇而安。

  在延安的街頭,楊柳依依,讓人忽略這個城市硬朗的一面。在每一個革命紀念館里,講解員們都身著軍裝,來自天南海北,在革命圣地從事著最美的事業。青春的年華,柔美的身姿,對延安革命史娓娓道來。每一天的接待都是緊張而繁忙的,但她們卻依然保持著溫婉而美麗的笑容。

  忽然就覺得這些不都是延安的柳樹嗎?看上去柔弱,卻又異常的堅強,娉婷如柳,堅韌如柳。

  因為茅盾的《白楊禮贊》,到延安總忍不住去看看那些白楊。就是這陽光下傲然地聳立,像哨兵似的樹。偉岸、正直、樸質、嚴肅的樹中偉丈夫。

  其實現在南方很多的行道樹也是白楊樹,這種快速生長的落葉喬木,在公路兩側排得整整齊齊,高大的身姿確如一個個驕傲的列兵。但和南方其他的行道樹比起來,它的優勢并不明顯,論吸附灰塵能力,它不如夾竹桃;論枝葉樹形,它不如欒樹秀麗多姿。

  但它卻是西北地區最常見的一種樹,在這多風少雨的黃土高原,土地貧瘠,常年處于干旱和半干旱狀態。但只要有草的地方,就有白楊樹的影子,無論哪里,哪里有黃土,哪里就是它生存的地方。它耐嚴寒,可以在零下40度的條件下無阻礙生長;耐干旱,可以在西北的缺水堅硬的土地上恣意扎根;它抗風,抗病蟲害,壽命可達90年以上。高原堅硬的土地上,只要給它一點水分,截一根枝條就會生根、抽芽。不需要施肥,也不需要特意地澆灌,它就會挺拔向上,把黃土地裝點,撐起一片綠色。

  正如在這片土地上的革命者,歷經千辛萬苦,從全國各地奔赴延安尋求救國救民真理。如白楊般不屈不撓、攻堅克難,喚起了千萬萬陜甘邊人民的革命熱潮,以星星之火燎原之勢,鼓舞了全國人民爭取解放的勇氣和信心。

  黃土高坡,天高地闊,古樸渾厚,這樣的風土養育了堅韌的白楊樹,也養育了勇敢淳樸的陜北人民。長期的磨難和歷練中,鑄就了陜北人民吃苦耐勞、勤勞勇敢、堅毅頑強的精神,在革命前輩帶領下,一起度過了中國歷史、黨的歷史上最為困難、關鍵的幾年。在這片土地上,中共中央指揮抗日戰爭敵后戰場并領導了解放戰爭,開展了大生產運動和整風運動,召開了黨的“七大”和延安文藝座談會,在艱難困苦中完成了解放全中國的艱巨任務。

  高原的陽光熾熱而堅定地照著這方土地,白楊樹的葉子被西北猛烈的風吹得嘩嘩直響,卻在陽光下閃耀著金色的光芒。

作者:劉艷萍     責任編輯:劉政
壹起牛牛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