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守志定難移 丹衷天地知

——杭州紀念陳文龍引起的思考

發布時間:2019-12-30  來源:《開明》2019年第3期

放大

縮小

  秀麗的西子湖,宛如一面銅鏡,見證了多少歷史興亡變遷。清代才子袁枚在拜謁岳王廟時,曾有詩云:“江山也要偉人扶,神化丹青即畫圖?!焙贾葜?,不僅美在山水,更因有歷史文化與精神力量,才顯其厚重。除了袁枚筆下最為人熟知的“岳于雙少?!蓖?,還有曾以一己之力,盡忠報國,最終殉難于此的南宋名臣陳文龍。近來,杭州多次舉辦紀念陳文龍活動,我也對此有三點思考。

  在西湖邊為“西湖三忠”之

  陳文龍建立紀念館

  杭州西湖有號稱西湖三忠的三個墓地,一個是岳武穆墓,一個是陳忠肅公(文龍)墓,一個是于忠肅公(于謙)墓。后來因在岳飛墓側建廟,稱岳廟,在于謙墓附近建祠,稱于謙祠。而陳文龍墓園歷史上曾建有昭忠祠和陳母祠,如今卻蕩然無存,僅留一墓,現稱陳文龍墓。

  陳文龍(1232~1277),福建興化(今福建莆田)人,成長于長樂后山(今阜山)。南宋咸淳四年(1268)戊辰科進士,龍飛射策第一,宋度宗賜名文龍。在任上,他正直敢言,因得罪權奸賈似道被貶官。在南宋末年的抗元斗爭中,陳文龍因部下降敵被元軍所執。面對凌辱,他指腹道:“此節義文章,可相逼邪!”他在被押送杭州途中開始絕食,經杭州謁拜岳飛廟時氣絕而死,葬于杭州西湖智果寺旁。因仰慕其氣節,陳文龍在明、清兩代都被官方加封。

  目前,杭州西湖邊雖遺存陳文龍的墓地,但相關記載和紀念均已缺失。古往今來,西湖之光彩奪目,正是因為有岳飛、陳文龍、于謙、張蒼水、秋謹這樣的先賢先烈,在天地間弘揚正氣,青山有幸埋忠骨,他們守護著湖山的秀美,用自己的鮮血書寫了民族的歷史。為此,我個人覺得可以在西湖邊陳文龍墓地旁建立陳文龍紀念館并雕塑立像。紀念館以陳文龍生平簡介和較為詳細的事跡年表取代生平、尤其是行跡和仕宦的經歷,把重點放在陳文龍與杭州、以及杭州人對先賢的緬懷這兩個方面,將其打造成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這既是追慕先賢、紀念民族英雄、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載體,又是進行德育教育、文明建設的需要,還有利于展示杭州歷史,助推歷史文化名城建設,加強對外交流的需要。

  進一步搜集陳文龍遺留的

  詩文及有關資料

  道光三十年(1850年),林則徐曾到福州萬壽尚書廟祭祀陳文龍,并在大殿題刻石柱聯,把陳文龍與文天祥“隆名并峙”,贊頌兩人同為“一代忠貞”。陳文龍與文天祥同朝為官并有交往。其家世、出身、仕途、學識、文華、氣質、節操、品格與死難極為相似。在《宋史》均有傳。陳文龍比文天祥早五年殉國。他臨危不懼的精神,對后來的文天祥、陸秀夫等都有很大影響,700多年來,文天祥史不絕書,名聞遐邇,影響全國,婦孺皆知;而陳文龍卻默默無聞,人們知之甚少,甚而一無所知,影響只及閩中一隅。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明清以來直至今天,專家、學者對陳文龍研究和宣傳不力,即使接觸到了,刊發的也只是一些大同小異、缺乏力度和深度的文章,影響甚微。其次,陳文龍因部將叛變兵敗被俘后拒降、絕食,押解到杭州后,在岳王廟吞香灰自盡殉國;文天祥被俘后亦欲自盡,未能實現,在獄中四年多時間,撰寫了大量的詩文:《指南后錄》3卷、《吟嘯集》1卷、《集杜詩》200首。其生平著作《文山先生全集》達20卷。他的《正氣歌》、《過零丁洋》等作品,被廣泛傳頌。反觀陳文龍因殉國時間較早,又經戰亂,其詩文目前能找到少之又少。陳文龍于景炎二年(1277年)春,被元兵從興化軍押送合沙(今福州)途中寫的《元兵俘至合沙·寄仲子》七律詩一首和此前寫的一篇《重修盧氏族譜序》,此外別無其他。詩曰:“斗壘孤危勢不支,書生守志定難移。自經溝瀆非吾事,臣死封疆是此時。須信累囚堪釁鼓,未聞烈士豎降旗。一門百指淪胥盡,惟有丹衷天地知?!保▍桖槨端卧娂o事》卷75)今人評價很高,認為這首詩可與唐代張巡《守睢陽》和文天祥《過零丁洋》詩相媲美,體現了作者的崇高氣節和至死不渝的堅貞意志。但由于陳文龍作品數量不多,影響較小,知道的人也就寥寥無幾。文天祥不僅是南宋杰出的政治家,而且也是杰出的文學家,在中國政治史、文學史和思想史上都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與地位。我們對陳文龍與杭州的研究不能忽視文學作品的藝術感染力。這也啟示我們,杭州在紀念陳文龍活動中不僅要努力挖掘陳文龍與杭州的史料,還應進一步搜集整理陳文龍遺留的詩文及有關資料,加強對陳文龍愛國主義思想的研究。

  加大研究和傳播陳文龍的力度

  陳文龍和文天祥都“由人到神”。明太祖朱元璋統一天下后,特別重視宋末抗元殉難的忠臣、烈士,曾令福州祀陳文龍、廬陵(今江西吉安)祀文天祥,分別為兩地的城隍廟主神。但陳文龍似乎更突出,后被敕封水部尚書、加封為鎮海王,其造像曾多次隨冊封使前往琉球。海峽兩岸民間信仰尊崇陳文龍為海上保護神,認為他可與媽祖齊名。近年來,臺灣、馬祖同胞,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華僑、學者及日本學者多次來福州,到萬壽尚書廟拜謁陳文龍,尋根問祖或進行考察、學術交流。陳文龍的事跡被編閩劇、蒲仙仙長演不衰;民間故事《陳文龍傳奇》擁有大量的讀者??????這些說明陳文龍的英雄形象,具有很強的感染力和凝聚力。近期,杭州曾多次舉行紀念陳文龍活動,在陳文龍與杭州研究方面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但這些紀念活動和論著,在市民和青少年中尚未產生很大的影響,在宣傳上更是缺乏。陳文龍和岳飛、文天祥一樣精忠報國,是我們的民族英雄。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杭州理應加大研究和傳播陳文龍的力度,把陳文龍與杭州的研究成果發表到對中外影響更大的報刊和新媒體上,同時,通過小說、電影、戲劇、戲曲等文藝作品,將陳文龍與杭州的事跡在市民中廣泛地傳播,這對杭州國際化名城建設,弘揚愛國主義精神,促進祖國統一大業,推動經濟發展及中外文化交流、友好往來,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在2017年教育部新頒布的《高中歷史課程標準》中,家國情懷已經成為了中學歷史學科的核心素養之一。以陳文龍為代表的杭州歷史名人,正是對青少年進行家國情懷教育的良好素材。有關部門應盡快組織專家、學者根據青少年的身心特點編寫出版圖文并茂的陳文龍與杭州事跡普及性讀物和影像媒體資料,加大挖掘陳文龍與杭州的史實,并將其內容編入到有關杭州歷史文化方面的書籍與教材中。同時,充分利用互聯網、手機、ipad等移動接收終端等新媒體的作用,以傳遞清晰、準確、立體的有關陳文龍與杭州方面的史實,使之更好地達到在青少年中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目的。

作者:張清宏     責任編輯:劉政
壹起牛牛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