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走近鄭宅,聽故事說來

發布時間:2020-01-13  來源:《建德民進》2019年第1期

放大

縮小

  風從北方來,我卻向南行。因為被一個美麗的往事牽引,為了重新撿拾起遠去的高風雅范,走到鄭宅不散的古意里,尋找,繾綣滄桑風云,留存的記憶。

  白麟溪畔,矗立著一方承傳了三百五十余年的九幽村落,灰白的墻、青色的瓦,掩映著進落分明的廳堂。從“尚義”的照壁宛轉,走過幾道牌坊,偏進一間重門,一塊“江南第一家”的巨大匾額赫然觸目,門前兩旁,橫豎著筆走龍蛇的“耕”、“讀”、“忠信孝悌”、“禮義廉恥”十個大字。每一個字,仿佛都是時間的泥塑,向著川流的熙來攘往的人們,展示一箋封存早已久遠的年代,昭示著曾經遠去,今天卻又重來的家訓大義。

  浦江縣城的北隅,一個家族的“義門”在遙遠的宋朝,富庶的江南漸次開啟。煙雨朦朧里,種種傳奇溢滿了鄭宅漫溯的時空,留下了太多膾炙人口的佳話驚奇?!笆迨谰訜o彼此,三千族人共鼎食”,很難想象,一個普通的江南世家,只用了一個簡樸至極的“有序”家訓,就解決了天底下最難周全的“齊家”之治。難怪初得天下的大明皇帝朱元璋,深感鄭氏一門治家的嚴謹,盛譽的矚目,有利于治國平天下之達成,欣然默許,親賜旌表“江南第一家”。

  玄麓山下,滿眼蒼松翠柏;清流蕩漾,唯見石橋依舊。行走在古祠六十四間清樣的亭榭樓閣,處處端莊肅穆,自然厚重古樸。令人驚奇的是,掛滿了匾額、楹聯的鄭氏家祠,居然鳥雀不居,蜘蛛不留,蚊蠅無跡,任憑清涼的天風從枝干虬勁的柏枝里扶搖而上,終繪一卷義薄云天的圖鑒。遙遠的歲月積淀,幻化成今天的移步思得,真不枉在鄭宅半天的踱步,撥弄一曲臨溪戲魚。

  “師儉則無欲,無欲則廉”,篆刻于鄭氏家儀古舊書頁里,偶然翻覽的這一句箴言,對于我來說,可能是一種最大的一個觸動吧。世人嗟嘆鄭氏一門,多以孝義名聞天下,可我卻從此一語,窺得鄭氏義門幾百年亙古不移的一斑。義為大道,推行的根本在無欲尚廉的清明,試想,一個爾虞我詐,欲望無填的社會,怎么可能出現如此與眾不同“鄭氏桃源”呢?

  帶著莫名的驚嘆在鄭宅慢行,午后的陽光,很溫暖,感覺邂逅了光陰的滋味。曾經喧囂的會善鐘聲、聽訓鼓鳴已經悄然遠去,鵝卵村道,漸歸重生的寧靜。鄭宅之鄭氏,一個普通的鄉紳氏族,用幾百年的時間,堅持著訴說,一個只有一個主題的故事。舊人離去,新人繼續,義門的精神在堅守里一脈轉遞。有幸,可以和它,相逢在一個柳絲飄然的早春。聽著故事,我從鄭宅的茵夢里醒來,我想把我的一點獨白,說給你聽,可否,喝一杯茶去?

作者:曾敏虹     責任編輯:劉政
壹起牛牛官网